梅見了花

一條喜歡翻羅馬音的死魚。。。
沉迷AZ、月歌
持續追番中。。。

【A/Z】AI der 居刂本①

*灵感來源《アイのシナリオ》的pv
*bgm:アイのシナリオ【luz】
*偏离原作
*斯雷艾瑟
*公主不是公主,骑士还是骑士这样的设定
*不忍让我心爱的库鲁特欧伯爵炮灰于是就放托尔兰出来了

废话多了,おk的话↓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真实

——是什么?


艾瑟依拉姆•薇瑟•艾露西亚在7岁那年失去了双亲,父母留下的这个房子、这笔遗产,还有她这个孩子,一夕之间全落到他人手下。
收养她的人叫做托尔兰,是父亲那边的一个远房亲戚,托尔兰初乍来到时,单膝跪地牵起艾瑟的手轻吻了一下,他说这是吻手礼,表示尽忠与两人的羁绊。

——羁绊?

——还是?


在艾瑟还能自由的进出家里的那段时间,她最常到镇上的一座教堂,教堂里只有一位特洛耶特神父,和他的儿子,斯雷因。
白天时有不少人会光临这间小小的教堂,他们向神祈祷,祈求祂赎他们的罪,也赞美神的美丽和仁慈。

斯雷因身上就挂着一条刻有十字的坠子,上面还镶有宝蓝色的珠石,那是特洛耶特神父送给他的护身符,也是以父亲的角色送给他的唯一一样东西,所以对斯雷因而言非常珍贵。

斯雷因曾随着父亲到过各地旅行,也见过许多新奇的事物,当时8岁的他,在艾瑟来教会玩的时候都会与她分享些在镇外的见闻,让艾瑟听了很是向往。

「斯雷因!大海真的是蓝蓝一片还会闪闪发光吗~」

「是的,因为太阳的光线透过水气照射到海面上,海面反射了光后闪闪发亮的就像是宝石一样。」

「那也有人嘴里讲着听不懂的话?」

「嗯,那些人我们称作外国人,他们使用和我们完全不同的语言,而翻译的工作就是将他们的语言翻成我们所熟知的话语。」

「好厉害~~」

「是的。」

直到15岁那年,托尔兰将艾瑟关在家里,不准她再踏出家门一步,艾瑟的世界只剩下房间那扇母亲曾抱着小小的她望向外头那棵树下正笑着对她们挥手的父亲的窗。
再次循着幼时的记忆走到窗边,却被冷不丁地被吓了一跳。

「艾瑟依拉姆小姐。」

是斯雷因。

他就半蹲在外头那棵与窗同高的树上,一头淡金色短发在风中飘逸,不同于夏日常见的青葱色,仿佛高山湖泊的水面、如春风吹拂过的翠色眼眸,那张熟悉的脸孔比之前见的更加俊朗,摆脱了幼年时的稚嫩,添了一分少年的气息。

为什么自己从来没有发现呢?不只是自己长高了、脸长开了、身体很多地方都随着年纪有了许多改变,斯雷因也不一样了。

「斯雷因,你还是斯雷因对吗?」

这是她的私心,希望斯雷因永远是自己认识的斯雷因,自己可以长大,但请求...让斯雷因永远不要成长。

这样一来,两个人就能当一辈子的朋友了。

「艾瑟依拉姆小姐,我一直都是斯雷因•特洛耶特,不会改变。」

「真的?」

「是的。那个...我有件事想跟您说...」

斯雷因的嘴唇靠近了艾瑟的耳边,小声地对她说了些话。

「可以吗!?」

金发少女又惊又喜的叫了出来。

“妳在跟谁说话?”门外远远传来托尔兰的声音。

「没、没有,我在自言自语。」

斯雷因全看在眼里,艾瑟极力想隐藏的事,有一天他是不是可以不用再藏、不用再偷偷摸摸地来这与艾瑟依拉姆小姐见面呢?

之后,斯雷因每天都会在艾瑟窗外的那棵树上等着,然后从口袋里掏出几颗松果或是些小孩子玩的弹珠给艾瑟,艾瑟每次看到斯雷因带来的礼物都会露出兴奋不已的表情,斯雷因接着就会和以往一样,和艾瑟讲起今天街上发生的事,还有关于世界上那些艾瑟看不见的角落里,形形色色的人如何生活着。

两人对此乐此不疲。




“我说过了,别再跟那家伙说话了吧!”

托尔兰一巴掌打在艾瑟的脸上,艾瑟的左脸颊一下就肿了起来,捂着火辣辣疼的地方伏在地上。

深锁的窗外是斯雷因的身影,他先是担忧地看向趴卧在地上的艾瑟,再朝托尔兰怒瞪,对方也像是早已发现他的存在似的,挑衅和厌恶的眼神射向窗户的另一边。


tbc.

评论

热度(5)